长沙到江西旅游

www.74661.com
  • 江西首页
  • 江西旅游
  • 庐山旅游
  • 武功山旅游
  • 井冈山旅游
  • 婺源旅游
  • 吃在江西
  • 住在江西
  • 行在江西
  • 游在江西
  • 客服中心服务热线:15387558448(值班王经理) | 15367817123 | 13036781962 | 15084984845 | 0731-88422550 | 18670038628微信
    您当前位置:长沙到江西旅游 >> 住在江西 >> 浏览文章

    南康唐江卢屋村

    发布时间:2011-07-17 09:13:09 | 浏览次数:

      江西上犹江北岸,数百幢卢氏族人居住的红砖房或青瓦屋,分布在方圆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上。这个繁荣昌盛的家族,是江西四大名镇之一的南康唐江千年古镇厚重客家文化内容的一页,也是客家姓氏中颇具传奇色彩的一族。

      传说,唐末的唐江卢氏先人,起先只在北边的沙溪(现为十八塘)傍山而居,现在的卢屋村所在地则由叶氏(也有罗氏或蓝氏之说)依山而住。人稀地广的年代,卢氏与叶氏如同兄弟,亲戚般时常走往。有趣的是,山里的卢氏不喜鸟兽,却喜欢打鱼捉虾,水边的叶氏不喜渔活,却喜欢打鸟捉蛇。于是,两姓氏便对换了居所。明洪武年间,唐江卢氏族谱记载的唐江卢氏开基人卢受海,是卢屋村最早的传奇故事的主人公。其“乌狗睡懒觉”之说,是卢受海死时的一个故事。“乌狗睡懒觉”的地方,是风水师傅为其寻得的最佳穴位。而另一位祖先则有“狗熊岭”的故事。那时,以明初“七间店”为中心渐成街市的唐江已具规模,卢屋村人在唐江商品经济繁荣的同时,也有了属于自己的“十间店”及其绵延的华屋、闹市,有了一大批豪商大富人家。这些富起来的商贩们,经常往返于唐江、赣州之间,由于当时交通不发达,每次往返少则三五天,多则十天半个月时间。一次,卢家太公带着他豢养了几年的大灰狗,肩负着一袋银元,往赣州城调货去。赶到赣州,与供货方见过面,验过货准备付钱时,才忽然发现,那袋银元不知搁在哪里了,一时间竟吓出一身冷汗。货主与他是老朋友,便允许他先取了货,下回再补货款来。卢太公谢过,又在城里办了些其他事,便急急往回赶,这时离开卢屋村已有近10天了。半途中,他忽然想解手,走进甘蔗地才想起,自己那日去赣州时曾在这里方便过。忽然,他发现随他一块出门的那条大灰狗竟立在地里一动不动,仔细一看,发现它竟断气死了,一触摸就萎然倒了下去。惊悚之时,见那袋银元搁在一侧,安好无损。卢太公感于灰狗之忠诚,亲自将狗背回卢屋村,并在附近山岭厚葬,同时还建了一庙,名叫“狗熊庙”,以志纪念。这山岭也因此有了“狗熊岭”的名字。卢太公嘱后人,自己死后要葬于狗熊岭,与忠诚之狗为伴。待卢太公死后,后人将其棺木往狗熊岭抬去,快至岭巅,忽然乌天黑地,电闪雷鸣,大雨滂沱,山洪陡发。一两个时辰过后,天空才放晴,太公后人出得狗熊庙,却发现棺木失了踪影,风水师傅一看,大叫:“卢屋村当旺,太公天葬也!”原来是泥石流将太公棺木自然淹埋。从此,卢屋村就有了“头受海,二太公”之说法。

      其实,真正让世人感叹卢屋村这个客家名村的,是它成为了赣南最大的姓氏村落。卢屋村至今仍有六七千之众,而千余年来迁徙他乡繁衍别处的卢氏后人则更是无以计数。以致在赣南甚至在全国各地,每每遇见卢姓人氏,只要是出生于赣南,几乎都可以问一句相同的话:“你是卢屋村的吗?”而结果几乎是肯定的。

      唐江镇历来便有“三街一村”之说。这村,指的便是卢屋村。所以说,唐江镇成为江西“四大名镇”之一、赣南“四大名镇”之首的商业地位的树立,是离不开卢屋村的。特别是清代与民国这两个时期,卢屋村的人文辉煌更是为唐江镇添了许多瑰丽的篇章。从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)卢屋村人自编的《卢氏族谱》中信手翻来,卢屋村中举人、进士或当过知县以上官职者竟达72人之多,其中有数名翰林和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高官。最著名者,当数清乾隆年间恩科进士殿试三甲第三名的卢元伟。卢元伟13岁中举人时,还是个贪玩的小孩子,然人却异常聪明。传说中举后,官府来人会他,差人在村口问正在踢毽子的他:“元伟公如何找?”他机智地回答:“从前面拐弯过去,便可找到。”他随即从后门跑回家,换了整洁衣服,出来接差人。20多岁中进士后,卢元伟先后任云南曲靖、东川、普洱三府知府,江苏镇江知府,广东督粮道,两广盐运司盐运使,山东、山西两省按察司按察使等要职,每任职一处,均留下显赫政绩,是当时卓有影响的一代名吏。

      卢屋村清代出的秀才可谓无以计数,也故事绵绵。传说,卢屋村人因为普遍会读书,便在村里自己搞了个预考,只有通过村里预考者,方可参加南安府组织的秀才考试。于是,卢屋村人格外重视这村考,每当有读书人村考通过,便仿官府形式,鸣锣开道,吹吹打打迎回家,热闹非凡。有一回,这情形被官府考官路过卢屋村见了,气不打一处来,觉得有辱官府威严,便在这年的秀才考试后,将凡是卢姓考生的试卷全部扔在蚊帐顶上,不预批改。岂料,正当即将公榜之际,一场天火将改了的试卷全部毁于一旦,考官气得七窍生烟,一病不起,众人请示如何处置此事,他只好叹了一口气,指了指自己的蚊帐顶,说就从这批试卷中录取吧。结果,这年秀才考试考中者全部是卢屋村人。这事,让卢屋村名声真正大噪天下,也让卢屋村人激动了许多年。

      卢屋村,因为它的人文内容、儒家思想的深重,也因为它也出过国民党的将军,文革时期被视为顽固不化的“封建堡垒”,成了一些“纯粹的革命派”眼中的“肉钉子”。终于有一天,华屋前的石狮被推倒了,宗祠前的华表失了伴侣,沙溪河水被人为地引了进来,直穿过整个卢屋村往犹江水汇去。在祠堂坝,这个梦更加破碎。虽然一棵巨桉,几株古榕,以一身苍翠、一脉幽然,为卢屋村古老历史做了最好的表征,但卢氏祠堂硬生生地成了家具工厂。

      面对厚积的尘埃、如织的蛛网,面对近7米阔的天井、10余米高的厅堂、一人环抱的巨柱,面对数百年前便有着先进功能的推拉式的木门,面对这虽已残缺后厅,却仍不失为赣南境内最气势壮观的家族祠堂,人们只有叹息!据说,这祠堂是个庄严之地,后厅里摆满了卢氏家族历代祖先的数百块牌坊;据说,这祠堂是个热闹之地,祠堂建成后摆了整整一个月的酒席;据说,这祠堂是个迎官接官之地,从卢屋村出去应考的人,或是中考、当官的回村光宗耀祖的人,都要在这里接受村中长老代表全村人予以的祝福。

    上一篇:宁都东龙清代古建筑群
    下一篇:客家土楼缩小的城池

    >>相关文章: